悠悠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!

人在生病的时候总是特别无助、特别孤独、特别惶恐,即使是再强大的人也是如此,所以人总在生病的时候最想要关心和爱护。中森明菜经常生病,总是害得家人不能出游,而家人总是责怪她,因此她内心的无助、孤独和惶恐比一般人强烈得多。

当中森明菜顺利地躺在地上,闭上眼睛,努力回想当初自己生病时的情形,那种无助、孤独和惶恐感如同海啸一般倾泻而出,将她的内心吞噬,眼泪顺着眼角淌水了下来。

看着眼前的默默流泪的中森明菜,唐强他们都微微叹了口气,平常的中森明菜是个活泼爱笑的女孩,也特别讨人喜欢,谁能想到那笑容背后隐藏着那么多悲伤呢?

许望秋看着中森明菜,柔声道:“明菜,你怎么哭了,是不是很难受?”转头对山田佳子道:“妈妈,你赶紧看看明菜是怎么回事?”

山田佳子伸手在中森明菜的额头摸了摸道:“还是有点发烧,不过比刚才好多了,已经不烫手了。”她伸手擦了擦中森明菜的眼泪,柔声道:“明菜,告诉妈妈,头还疼吗?”

中森明菜轻轻摇头道:“已经不疼了。”

许望秋呼了口气道:“那就好,我还以为你特别难受呢。”

其他人纷纷道:“看到你流泪,我们都吓了一跳。”、“是啊,我们都特别担心你呢!”、“不疼了就好。”、“听到明菜头不疼,我就放心多了。”

中森明菜小声道:“对不起,是我连累大家,害得大家不能出去游泳。”

许望秋微笑着道:“别这么说,明菜。比起游泳来,还是明菜的健康更重要啊。”

唐强点头道:“对啊,游泳什么时候都可以去。现在明菜生病,是最需要陪伴的时候,我们作为家人肯定会陪在你的身边。”

其他人也纷纷道:“请不要说连累大家了这种话,因为我们是你的家人!”、“家人是什么?就是在你困难的时候,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,一定会站在你身边的人。”、“是啊,明菜不要再说连累我们,你真的没有连累我们。”

扮演中森明菜母亲的山田佳子道:“明菜,你不要有那种拖累家人的想法,更不要觉得内疚。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养病,把身体养好。我们手上有五根手指,少了一根也不行,你们兄弟姐们几个就像手指一样,是谁都不能少的。”

许望秋转身对唐强道:“大哥,你看明菜愁眉苦脸的,来给她唱首歌吧!”

唐强也不推辞,起身道:“我不怎么会唱歌,不过为了让明菜高兴,我就献一回丑了。我给大家唱《人证》的主题曲《草帽歌》,希望大家喜欢。”说完他就唱了起来:“妈妈,你可曾记得你送给我那草帽?很久以前我失落了那草帽它飘摇着坠入了雾积峡谷……”

唐强唱歌水平非常普通,再加上日语也不是特别好,带有明显的中式口音。在中国人听来,他唱得还可以,但在东瀛人听来就来点滑稽。中森明菜他们都觉得好笑,不过为了不让唐强尴尬,都强忍住笑意。等到唐强唱完,他们都纷纷鼓掌,以示鼓励。

许望秋在鼓掌的同时大笑道:“大哥,你这个唱歌水平也太糟糕了,比我唱得还难听。我们家唱歌果然还是明菜唱得最好。”又冲中森明菜道:“明菜,还是你来唱一首吧,给我们洗洗被大哥毒害的耳朵。”

中森明菜咯咯笑着道:“二哥真过分,怎么能这么说大哥呢?我觉得挺好听的啊!二哥说大哥唱得不好,那还是二哥你来唱一首吧!”

众人都笑着拍手:“欢迎明法来唱一首!”、“欢迎欢迎!”、“唱一首!唱一首!”

“明菜真过分啊,竟然想看我出丑!”许望秋叫唤着站了起来,看着中森明菜笑嘻嘻地道:“我唱歌很难听,比大哥还要难听。不过为了守护我们明菜可爱的笑容,我豁出去了。我给大家《北国之春》,请大家欢迎。”

在场众人都笑着鼓掌,想听听许望秋唱得怎么样。他们知道许望秋不但是导演,拍出了非常优秀的电影,而且会写歌,他写的歌曲在中国非常轰动,简直是红透了大江南北。

许望秋用一种古怪滑稽的语调唱了起来:“亭亭白桦,悠悠碧空,微微南来风。木兰花开山岗上北国的春天,啊,北国的春天已来临……”

许望秋的演唱十分滑稽,在场众人也知道他是在故意搞怪,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
一曲唱罢,许望秋故意作出生气的样子,瞪着中森明菜道:“明菜真过分,我好心唱歌你却笑话我,简直太过分了!我觉得自己的内心受到了严重伤害,必须进行补偿。现在明菜来唱一首!”

中森明菜笑着站了起来:“好吧,那我来唱一首。”

“明菜,你还在生病,就不要唱歌了。”山田佳子像真正的母亲那样阻止“生病”的中森明菜,然后用责怪的口气对许望秋道,“明法,你也真是的。明菜还在生病,怎么能让她唱歌呢?”

中森明菜笑着道:“没关系的,现在我好多了。我给大家唱妈妈最喜欢的歌,美空云雀的《悲伤的酒》。”说完,她全情投入用心演唱起来:“一个人在酒场所喝的酒,如同别离眼泪的味道,想喝完后就放弃,可那面容,在喝了之后又在酒杯中浮现……”

中森明菜一开口就把大家惊到了,大家都听说过中森明菜的事,知道她会唱歌,知道她参加过两届《偶像诞生》,而且表现不错,只是因为选择的歌曲不是很符合节目的定位,被淘汰了。不过大家都没听过她唱歌,万万没想到她唱歌会唱得这么好。

中森明菜唱得非常投入,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唱着唱着,她就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,扑到山田佳子的怀里呜呜大哭。山田佳子柔声安慰道:“明菜,你怎么了,为什么哭啊?是不是不舒服?有什么你告诉妈妈。”

中森明菜哭得更厉害了:“如果是真的就好了,可是大家都嫌弃我,呜呜……”

山田佳子听到中森明菜这么说,知道她已经从戏里出来了。她没有戏剧治疗的经验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用询问地表情看着许望秋,希望他拿个主意。

许望秋沉吟了一下,柔声道:“是的,这一切都不是真的,只是在演戏。不过我们说的话都说真的,我们都希望看到一个开开心心、快快乐乐的明菜,而不是一个愁眉苦脸的明菜。剧组其实就是一个家,只要你还呆在剧组,我们就是你的家人。不管你有什么困难,有什么不开心的,都可以对我们说,我们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中森明菜抽泣着道:“谢谢你,许先生。”

许望秋笑着道:“我不是说了嘛,在剧组我们都是你的家人,不要叫我许先生,还是叫我二哥吧!在剧组你就把我当成你的二哥。”

中森明菜“嗯”了声道:“谢谢二哥。”

休息了几分钟后,许望秋他们再次开始排练心理剧。都是再现中森明菜生病时的情形,只是内容跟现实完全是相反的。在现实中,中森明菜家人经常因为她生病害得大家不能出去玩而责怪她,而在心理剧中许望秋总是安慰她、照顾她。

由于心理剧没有剧本,都是即兴表演,每次表演都有所不同,但整体氛围是温暖和温馨的。一个小时的心理剧排练下来,中森明菜情绪看起来明显好了不少,戏剧疗法明显是起作用了。不过短短的一个小时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,需要长时间排练才行。

一个小时的排练结束后,许望秋宣布今天的戏剧治疗到此结束。山田佳子他们离开了,唐强则被许望秋留了下来,因为他还要跟中森明菜排练《一盘没有下完的棋》。

许望秋看着中森明菜道:“那现在我们来聊电影的问题,聊把这个角色。当初我在上野公园看到你的时候,就觉得你的形象和气质跟巴特别贴合。在真正了解到你的情况之后,我发现你简直就是现实中的巴。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中森明菜摇了摇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许望秋笑了笑了笑,继续道:“那么你有想过巴为什么会爱上阿明吗?”

中森明菜直接道:“因为巴跟阿明是一起长大的。”

许望秋摇头道:“跟巴一起长大的不只是阿明,还很多人,比如森川。森川很优秀,而且他也喜欢巴。为什么巴会跟阿明在一起,而不是森川呢?”

中森明菜仔细想了想道:“阿明更优秀,而且人也特别好。”

许望秋知道佐藤纯弥在指导中森明菜排练的时候,并没有细致的分析人物内心,也不擅长这样,笑着道:“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,在故事中巴的妈妈从来没有出过场,也没有提到过,照顾巴的是姑姑忍。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妈妈在巴很小的时候就死了,巴从小就没有妈妈,而巴的父亲松波是棋手,不但要教学生们下棋,而且还会参加棋手比赛,甚至可能会出国。如此一来,他陪在巴身边的时间就很少。你想想一个小女孩,没有妈妈,而且父亲经常不在家,就算在家也是在教其他的孩子下棋,那她的内心会是什么样子?一定是孤独的,也一定是缺乏安全感的。这就是为什么我在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跟巴特别像的缘故。”

中森明菜恍然大悟,原来是这样的。

许望秋继续道:“阿明的情况跟巴是非常像的,阿明几岁的时候就到东瀛学棋,周围都是东瀛人,只有他是中国人,备受歧视,他的内心跟巴一样,是孤独的,也同样缺乏安全感。巴跟阿明走在一起,其实就是两个人孤独缺乏安全感的人在抱团取暖。”

中森明菜冲许望秋鞠躬:“许先生,听你这么分析,我彻底明白了。”

许望秋微笑着道:“你跟巴非常像,根本不需要用力去演,也不需要去着刻意设计什么,你平常是怎么说话的,就怎么说台词;你平常怎么走路,平常怎么做事的,就怎么来,总之,不要有任何设计,按照你最习惯的方式把剧本的内容演出来就行了。”u

章节有问题?点击报错!